大鲸

大概会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至于什么时候动笔……

林方阮——我们仨

可惜还是没有赶上末班车_(:з」∠)_

入坑后的第一篇生贺送给锐锐,祝点心大大十七岁生日快乐~

本篇有一定私设
希望没有ooc,如有,我的锅
无CP,纯粮食向,当然要是你觉得有我也是拦不住的
写到后面都有点像呼啸中心向了,总之,呼啸三角萌萌哒

林方阮——我们仨

方锐初到呼啸时是林敬言和经理去机场接的他,当时的半大小伙子方锐拿完行李之后便看见电视上见过的斯文人士和脑门堪比灯泡的中年大叔,自来熟的方锐同志正想开口先打个招呼,肚子便不争气地叫唤了一声。

斯文的队长抿嘴笑了笑,顺手接过了方锐带来的大包小包,经理倒是笑出了声:“到底是年轻小伙子,长身体,飞机上那点东西不够你吃的吧,来来来,车在外面等着呢,带你去尝尝咱们楼下的鸭血粉丝汤,那可是一绝……”后半截方锐已经没法听下去了,一来确实已经饿得差不多了,二来方锐刚从飞机上的昏睡中清醒过来,还有点晕乎。

经理风风火火地拉着两个小伙子钻进车里,一路上向方锐不停地安利N市,从风土到人文,一点不漏。方锐这人什么都好,就一毛病:晕车晕得厉害。经理热情的讲解对现在的咸鱼方来说可是有些煎熬。

一直没大说话的斯文队长突然开口了:“陈经理,你看方锐刚下飞机,还饿着肚子,应该有点累了,咱们腾个位置让他睡会儿?”“哦哦哦,你看看我,小方你睡吧,这还有一会儿才到,咱俩给你看着,到了叫你。”“好嘞~”方锐朝林敬言感激地笑笑,头一歪,没多久就又睡过去。“有这么体贴的前辈队长和热情的经理,在呼啸的日子应该会过得不错吧?”这是方锐昏睡过去之前的最后想法。

“嘿,你说你小子晕车晕那么厉害,也不带点药什么的,要不直接让老陈给你唱安眠曲也行。”穿着训练营队服的奶妈同志一边吐槽方锐另一边则是毫不含糊地伸筷子去夹方锐面前已经烤好的肉。“啪——”另一双筷子稳准狠得制止了阮永彬罪恶的行动,黄金右手在训练营时期已初见端倪。“这不刚来么,再说老陈那么热情,又是好意,我也不好打断他不是?”方锐眼疾手快地把烤好的肉塞到自己嘴里,烫得直吸气,“嘁,猥琐方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阮永彬翻了个白眼,又打上了方锐另一块已经烤好的肉的主意,“那是,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猥琐的奶妈。”“我呸,你还好意思说我,再说了,我那是战术!战术你懂不懂……”少年们的斗嘴声混着烤肉的油烟在室内升腾,两个人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年轻真好啊,未来永远充满光明,无论他们本人是刚硬勇猛还是猥琐地冒泡。

“我去——你快来看,队长以前的打法好生猛啊。”阮永彬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一边召唤着方锐前来,“我看看我看看……不是吧,老林以前这么猛的?”方锐也是极其惊讶,屏幕里的接近红血的唐三打一往无前地行进,一记锁喉之后接上一段漂亮流畅的连击将对手同样不富余的生命直接清零。方锐在进呼啸之前也是看过林敬言的比赛录像的,不过当时完全没想到自己日后会接触职业圈,也就是草草地看过。如今一细看才发现早期的唐三打确实强硬刚猛,配着林敬言那张斯文的脸怎么看都有点……嗯……违和。“不过,你有没有感觉队长这个赛季要打得收敛不少?”阮永彬问,“嗯,大概是因为从上个赛季开始就有不少前辈退役吧,目前我们的团队赛配置已经不适合这种刚猛的正面打法了。”方锐点点头。“对了,你这段时间流氓练得怎么样啊?我看队长老陈还有老板都在想要不要把你培养成唐三打的接班人?”“嗯,练得还行,但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下赛季我就可以出道了,如果我也以流氓角色出道的话,队里就有两个流氓了,个人赛和擂台赛还好说,团队赛以我们队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合理,而且老林正值当打,打轮换肯定不现实,我是新人,虽说刚出道坐冷板凳是很正常的,但是今年又要退一批前辈,必须得有一个能配合唐三打的角色才行。”阮永彬点点头,“可以啊你,正经起来也像那么回事,爸爸看好你啊。”“闭嘴吧儿子,你爸爸我什么实力你还不清楚?”“儿子狂了啊,下场队内练习赛我要放生你。”“我错了爸爸。”“诶,儿子真乖~”回到座位,方锐对着电脑愣了几分钟,然后打开他手边的抽屉,刷卡,登录,“请创建用户名——”手指在键盘上晃了晃,终于是敲下了一串字母:guimishenyi,鬼迷神疑。

第六赛季结束,呼啸再一次季后赛一轮游,年轻的犯罪组合终是不敌乌黑战矛和机械重炮,遗憾止步八强。宣布夏休期开始之后,呼啸队员们陆续离开,方锐正在收拾行李,一只手从身后拍了拍他,阮永彬的大嗓门同时响起:“走,撸串去,队长请客。”“行啊,走起。”方锐把行李箱一撂,拿了宿舍钥匙就往外走。门口,林敬言刚订好位子,招呼了一声之后三人便极有默契地向惯常去的位置走去。这会儿并不是撸串的高峰时期,露天场地里只有他们三人,老板熟稔地开始烤串,滋滋作响的肉串撒上孜然,辣椒面,香得不行。“老板再多放点辣椒,上次的不够辣。”方锐跟老板打招呼,“好嘞~”操着外地口音的老板再次抓起小罐子毫不犹豫地往上面狂撒辣椒面,呛鼻的辣味和烤串的香味鲜活得很。“说起来,老陈要走了诶……”脑门赛灯泡的话唠经理要回老家了,热爱这个行业的人要转行了。“是啊,老陈老叨叨,跟我妈似的,我还以为他起码会叨叨到我退役……”阮永彬念叨着,“你还算新人呢,说这个也太早了。”林敬言把烤好的肉串分给两个嗷嗷待哺的小生命,在大多数的聚餐场合,林敬言其实都算不上话多,只是默默地注意到每一个边边角角的地方,大概是习惯了吧。“唉,可惜老陈还没看到咱们呼啸夺冠呢,唉哟……好辣……”阮永彬被辣得鼻涕眼泪齐飞,方锐也好不到哪去。林敬言静静地看着两人眼里的泪光还有满满的不甘心。那座奖杯,今年又将与他们无缘,虽然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是竞技运动,但还是……真难受啊……林敬言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橙汁递过去,“再来就是了,大家都还年轻,还有机会,你们看之前常规赛我们不是还赢过嘉世么,会有下一次的。”“那可不,下次拿个冠军回来,让老陈那么早转行,哼哼。”“嗯,阮爱卿此言深得朕心。”“猥琐方你滚滚滚!!!队长你看到没方锐他又抢我的肉!!!”“你手速慢怪我喽?我看你这手速也就能跟喻文州抢抢。”“方锐你大爷的!!!”林敬言喝着橙汁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抢肉,然后,把新上来的肉串藏到了自己的碗里。

没有惊动任何人,林敬言拖着行李箱慢慢地走向了呼啸的大门,该何去何从呢?退役?还是再找个队伍撑几年?不过现在各大战队主力成员都比较稳定,自己状态下滑是事实,难道甘心一直坐板凳?林敬言不知道,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呼啸的训练大楼,训练室那一层的阳台上有两个人对着他挥了挥手:再见了。
嗯,希望还能有机会在赛场上再见,哪怕不再是队友。他也挥了挥手。

“我跟你说,西湖醋鱼真的好吃,你下次来爸爸带你尝尝。”“不吃!我阮永彬就是饿死,从这跳下去,也绝不会吃一口鱼!”“嘿嘿,那你就等着真香吧。”方锐嘿嘿笑道。第十赛季,地位本该极其特殊的奶妈竟被隔离在了团队之外,呼啸欲重金收购张新杰和石不转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的,阮永彬本人倒是极为平静,虽说他觉得张新杰转会呼啸的可能性极小,但就算他真的来了,自己也不过是转会而已。不过目前各大战队治疗人手都极其稳定,就算是去霸图补空,肯定也会因为风格差异太大而导致磨合出现问题。去其他较弱的中小战队?啊,那大概是真的无望了吧,还不如直接宣布他阮永彬就此退役呢。挂了方锐的电话,阮永彬开始在QQ上回复林敬言的消息。老林同志其实才是原呼啸战队的吐槽担当来着,不过可能因为是队长缘故吧,安慰鼓励的话语说得倒是要更多一些。卸下队长职务效力霸图之后,大概是放飞自我了,看样子应该在霸图过得蛮不错的。阮永彬笑,只要还有一线接触到那一座奖杯的希望,他就会一直苟下去,哪怕是作为一个有名无份的奶妈。

“诶,老林,儿子你们听我说啊,苏黎世这边blablabla……张新杰刚来的时候倒时差倒得快疯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队里还有两个妹子你们就羡慕吧哈哈哈哈哈哈嗝……”看了眼通话时间,林敬言和阮永彬残忍地挂断了电话。此时,他们正坐在观众席上,等待着在今晚的场馆上空那一面慢慢升起的五星红旗。

- Fin -

为什么手机传上来排版都乱了ORZ……

全职人物节气印象

苏沐秋--立春

第一次写这一类的东西,我觉得说是文章都够呛,大概就是一时兴起碎碎念上那么几句吧,如有OOC,归我

P.S.咱们国家面积这么大,各地的气候大相径庭是很正常的事,本篇仅代表我个人对该节气的大体印象

  看关于伞哥的同人文是有极大的概率吃到刀子的,并不是说是刀就不好,也不是对写手本人有什么意见,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都有自己的风格,但是伞哥啊,我总做不到把他代入到一个完全的悲剧角色里面去。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啊:一个人拉扯妹妹长大,能够接纳叶修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千机伞失败了那么多次也从来不曾放弃过,我甚至可以想象在一间狭小闷热又潮湿,有可能下大雨的时候天花板还会漏水的出租房里,两个半大小伙子把他们能给的最好的资源都留给了苏沐橙,这俩人则挤在屏幕前,一点点地靠着砸材料摸索出了这么一件天才之作。伞哥可能还会在他的小本子上或划去或留下不同的材料,不论尝试了多久,失败了多少次,直至千机伞终成雏形。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伞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是会带着几分不在乎的笑容的吧,他可是苏沐秋啊,伤春悲秋之事跟他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这样的人即使不在了,也是一定会留下一些东西的,带着希望,以另一种方式迎来一个全新的开始。就像熬过一个难熬的寒冬之后,只要立了春,一切就又会精彩起来。